覃泽才正在给祭拜家属拿骨灰坛。 朱柳融 摄覃泽才正在给祭拜家属拿骨灰坛。 朱柳融 摄

中新网柳州4月7日电 题:28年工龄遗体接运工:自己摔都不能让逝者摔

作者 朱柳融

4月7日,已在广西柳州市殡葬管理处任遗体接运工28年的覃泽才,被借调到了最为忙碌的骨灰保管室。这,将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后一次在清明假期坚守。

覃泽才正在给祭拜家属拿骨灰坛。 朱柳融 摄覃泽才正在给祭拜家属拿骨灰坛。 朱柳融 摄

“今年12月我就年满六十,要退休回家了。”身形清瘦的覃泽才缓缓说道,1990年10月,32岁的他放弃了园丁工作,选择成为一名与“死亡”打交道的遗体接运工,并将自己的青春用于奔赴一个又一个生命消逝的地点。

当从同事手中接过工单,覃泽才就要按照单据中的地址前往目的地。“现在人人都有手机,比较容易找到逝者所在地。”覃泽才介绍,在上个世纪90年代,只有找到公共电话才能和逝者亲属联系,有时要辗转多处。

在到达逝者家中后,他们会检查遗体状况以及是否有贵重物品,并请逝者亲属签字确认。“最后,还要给逝者家属开具清单,告诉他们接下来的处理流程,要准备的材料。”覃泽才介绍着接运遗体的流程,遭遇亲人去世的打击,很多人根本记不住,“我会叮嘱他们拨打24小时的客服电话,或者写张条子留下”。

除了正常的接运遗体,有时也会遇到一些家里有特殊要求的,他们也会尽量满足。“有人会要求遗体不能碰到门,或者一进家门就让我们喝一杯茶等。”覃泽才看来,这些要求并不过分,每个地方风俗习惯不一样,“只有尊重家属,尊重他们的风俗,才会得到他们的尊重”。

在这近28年里,覃泽才坦言“经历”了各种死亡,不同年龄阶段,高度腐烂、意外造成七零八落的遗体等都有。他们也曾翻山越岭、跨过江河,只为将逝者摆渡到另一个世界。

“记忆中,有两次是到山顶接运自杀身亡的遗体,山高路陡。”覃泽才回忆道,倘若不小心很有可能会滑到,“每次我们都是小心翼翼的,自己摔都不能让逝者摔”。

因为是一份与“死亡”接触的工作,覃泽才也被迫接受着他人的“冷眼”。“一个亲戚知道我在殡仪馆工作,直接说我脏,几乎就不来往了。”覃泽才直言。

而覃泽才和同事的敬业,都会获得逝者亲属的尊重和感谢,他也在工作中收获不少感动。“偶尔会有家属亲自将遗体抬上车,想最后尽一次孝道。”覃泽才回忆道,最让他感动的是一名男子,亲自将他过世的父亲从五楼背到一楼,“同样作为子女,特别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随着火葬的推行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响应,覃泽才的工作也越来越忙。“我们是有上班时间没下班时间。”覃泽才表示,每一分钟都有生命在逝去,他们是“随叫随到”的,经常接运遗体回来已过了饭点,只能啃干粮。

清明节是祭扫高峰,也是覃泽才和同事最繁忙的时节。因为要值班,28年他从未回乡扫墓。“有时候会觉得亏欠家里人,但是这份工作总得有人要做啊。”覃泽才望着远处来来往往地人说道,退休以后,就能回家乡给亲人扫墓了。(完)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